《聲明稿》缺乏歷史究責,無法教育後代

 缺乏歷史究責,無法教育後代

聲明稿

台灣教授協會

2016年12月24日

  新竹市光復中學學生在校慶扮納粹掀起國內、國際軒然大波。在一陣愕然震驚中校方回應的第一條是「於事先審核時,未能深入考究歷史事實背後所延伸之價值性,除學校疏忽外,會追究相關責任,以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來回應外界對校方未事先審核的責難。 

  我們可以預見,所有的究責,包括對學校、老師,或許還包含校方對學生,都將停留在「恫嚇」的層次和「少做少錯」的效果,無法進一步處理台灣深層的政治、社會與教育問題。 

  在台灣社會一片鼓勵創新的聲浪中,這次的事件也正好給予我們清楚的教訓:剪貼與重組的創新,正好揭示道德的空洞和對社會去責的態度。而最關鍵的就是「轉型正義」在政治、社會和教育內容的缺席。加上不少學校、老師幾乎已經對教育放棄,只能以「積分」技術操練來換取家長信任的情況下,要在這次的事件中一次獲得改善幾乎不可能。

  行政與立法機構對轉型正義的推諉,無非認為此項政治工程無施政的急迫性。今天這個震撼國際的事件,恰好對執政者和社會大眾說明,對過去反省的闕如,以及究責的淺層化,不僅動搖國際對台灣民主和人權的信心,對內亦無法累積社群共善的基礎。將導致社會溝通失去共識,衝突解決朝權力砝碼傾斜。長久以往,台灣社會將面臨解體的威脅。政治若聽任權力指揮,國家也會成為以處罰鞏固的機制。

  在此,誠然希望政府與台灣社會,正視轉型正義對國家與社群永續的深刻意涵。

《聲明稿》揚棄婚姻平權、丟了政治誠信

 揚棄婚姻平權、丟了政治誠信

聲明稿

台灣教授協會

2016年12月02日

         蔡總統選前的政見,充滿人權與正義的美麗願景,其中包括婚姻平權。這樣的人道光輝讓蔡總統展現出超乎對手的高度與風範,並以接近七百萬票當選總統。當選即是對總統政見與願景的肯定,也是期待。總統上任之後,當竭盡所能實現選前諾言, 如果每一件承諾需要再一次的「選擇」,則那一次的選舉,顯得毫無意義。 

        婚姻平權承諾的是全體國民的平等權利,我們必須殫精竭慮窮盡法律的可能達致這個理想,而非被現有法律圈限認知與想像,這才是文明的進展,也是政治存在的意義,實踐的過程也將成為我們共同體的歷史。作為領導者,當選之後必須負起闡明價值與排除障礙的責任。 

        然蔡總統卻讓此選前承諾,再次成為「開放選項」不僅沒負起實現政見的責任,且任由特定群體散播恐懼言詞,挑起社會恐慌,致大眾意見分歧越深,終致分裂為不能對話的雙方。如此導致的「無共識」的現象,不能作為違背承諾的藉口。

   台灣是一個多元宗教與族群的社會,並未有政教合一的歷史與現實,婚姻的定義並未被特定教義所圈限。反而先民來台,篳路藍縷,基於互助合作,人群交流,自然實踐出彈性而寬容的親屬與家庭建構的文化。這是我們歷史的真實與根基,也是我們特有的資產。台灣的多元宗教背景,更是讓多元價值得以共容與協調。無須自比其他歐美國家,畫靶射箭自我陷入他人的困境經驗,憑空招致困難。長老教會作為台灣本土化最深的宗派,也以開放和共容的態度,尊重教徒的選擇。有所謂「婚姻平權乃菁英階級的餘裕,非普羅大眾的關懷」,此言更是對無能替自我倡議的普羅階級之不同性向實踐者的再次踐踏。量化民調受限於工具與問卷設計,不能作為施政的唯一憑藉。如有必要亦須參考研究機構更為嚴謹的調查資料與觀察變化推測趨勢。

   民法之修訂,並非添加特定群體的福利,反而是拿開特有限制,讓全體國民得以享有平等的權益與保障。另立專法,並非標的群體自願,反而是對該群體妄加標籤隔離,恐有違憲爭議。若不思移除障礙,憑空另加阻隔,實非民主國家所當為。

   政治誠信是領導人的首要考量,對自己的國情文化亦當有明確之認識,作為實踐政令的背景知識。徒開話語空間挑起無謂社會恐慌,不僅不是實踐民主,反而是挫敗人權、分裂社會。台灣教授協會作為堅持獨立建國之學術性團體,請總統更需堅定政治社群的核心價值與前進的動能,勿任由社群徒生紛擾故步自封。請總統明鑒。

「勿忘台灣空戰烈士 強化台日邦誼」記者會

 

時間:2016年9月29日(四)上午 10:00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A (台北市中正區濟南路一段2-1號)

主辦單位:
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
日本翼友會
台灣教授協會 

主持:許文堂 ︱台灣教授協會 秘書長
出席:
吳祝榮  ︱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 理事長
中山成彬 ︱前日本大臣●國會議員 
濱松 昭 翼友會事務局 局長
崎濱秀光 ︱翼友會 理事 
當山正範 ︱日台平和基金會 理事
廣瀨 勝 ︱日台平和基金會 理事
Q&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