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馬蘇虛假辯論 反對以政黨辨論決定服貿爭議 (2)

拆解馬蘇虛假辯論

反對以政黨辯論決定服貿爭議


每 週 3 問 (1)

♣ 第1週 (2013-08-29)

我們認為,無論兩黨主席再怎麼辯論都無法取代產業與勞工的程序參與權,也無法消解政府在國會審議前,應提出配套因應措施的義務。我們認為回應以下三個問題,是馬政府無可迴避的義務,也是立法院朝野黨團的責任:

第一問:兩岸服貿協議會不會自動生效?

(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提問)

    民主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當然需要國會審查通過,才可以生效,立法院在6月25日的院會中決議兩岸服貿協議「非經立法院實質審查通過,不得啟動生效條款」。然而,此次兩岸服貿協議,行政院的立場卻是送請立法院「備查」,而不是「審查」。過去紀錄,第一次到第八次江陳會兩岸所簽的十八項協議中,只有兩項通過國會審查,其他十六項國會還沒完成審查程序,行政部門就通知對岸生效,ECFA架構下的投保協議也是國會還沒完成審查程序,就生效。

    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26日表示:立院即將開議,透過馬、蘇辯論,等於提供立委審查服貿協議的重要參考。然而至今為止,馬總統與江院長並未承諾遵守立法院決議「非經立法院實質審查通過,不得啟動生效條款」,那這樣的辯論對於民主有何幫助?馬總統是不是打算辯論完、剛好三個月期滿就「自動生效」?或者,馬總統願意承諾遵守立法院決議?

    民主陣線主張:馬總統與江院長應該在辯論前公開承諾遵守立法院決議。立法院在服貿協議實質審查前,應先通過《兩岸協議簽訂與監督條例》、《經貿自由化衝擊影響評估與救濟法》,並建立國會聽證制度。

 

 第二問:如何解決「職業工會會員,沒有就()業保險」問題?

(台灣勞工陣線提問)

    貿易自由化過程中,有贏家,也有輸家。我國於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2003年開辦就業保險,讓失業的勞工可以領取失業給付,當時的主要衝擊在製造業與農業。但是,我國服務業多為中小型企業,平均僱用員工人數四點二人,未達勞保條例僱用員工五人強制納保之規定。因此,服務業從業人員多數以「無一定雇主或自營作業者」名義,以職業工會為投保單位,加入勞保,或者根本未加入勞保。這些服務業未加入勞保或以職業工會為投保單位加入勞保的受僱者與自營作業者,實際上無法加入就業保險,未來若因兩岸服貿協議開放造成失業,將無法領取失業給付。

    根據勞保局的統計,2012年底,勞工保險被保險人總數為9,709,511人,就業保險被保險人總數卻只有6,224,341人,二者的差距為3,485,170人,其中相當大的部分是中小型服務業的受僱者與自營作業者。對於這群可能因經貿自由化失業,但沒有就業保險的國民,政府沒有提出任何配套因應措施,甚至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存在。

    民主陣線主張:應修法擴大就業保險納保對象,在問題解決之前,立法院應暫緩表決兩岸服貿協議。

 

第三問:如何因應「中資銀行參股,取得國人聯徵信用資料」問題?

(台灣人權促進會提問)

    財團法人金融聯合徵信中心(聯徵中心)擁有全體國人及企業完整的信用資料,包括:每一個人曾經向銀行借多少錢?還多少?保證人是誰?有幾張信用卡?附卡持有人?未償餘額?甚至企業機密財務資料。然而,聯徵中心的運作相當依賴會員(銀行)的自律,聯徵中心只對2009年8月1日以後入會的新會員(新銀行),要求於24小時內傳真提供客戶查詢同意書,對於2009年7月31日以前入會的舊會員(舊銀行),完全相信會員自律,只要會員聲稱有取得客戶的同意書,就開放資料下載。聯徵中心過去即曾發生會員銀行濫查信用資料案例,但事後的處罰,僅是停止查詢權限數日,未來中資董事參與我國銀行經營,將使問題更複雜。

    此次服貿協議提高中資銀行參股(投資)本國銀行的比例,從5%提高到最高20%,中資銀行將因此取得我國銀行的董事席次,參與本國銀行經營。只要中資銀行參股的對象是2009年7月31日以前加入聯徵中心的舊銀行(絕大多數是),將可相當容易地取得國人與企業的信用資料,政府對於此攸關國人個資與企業營業秘密的嚴肅問題,仍不願正面面對。

    民主陣線主張:立法規範聯徵中心(修正銀行法),並要求中國盡速制定《個人信息保護法》,在法制健全以前,立法院應暫緩表決兩岸服貿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