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稿》缺乏歷史究責,無法教育後代

 缺乏歷史究責,無法教育後代

聲明稿

台灣教授協會

2016年12月24日

  新竹市光復中學學生在校慶扮納粹掀起國內、國際軒然大波。在一陣愕然震驚中校方回應的第一條是「於事先審核時,未能深入考究歷史事實背後所延伸之價值性,除學校疏忽外,會追究相關責任,以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來回應外界對校方未事先審核的責難。 

  我們可以預見,所有的究責,包括對學校、老師,或許還包含校方對學生,都將停留在「恫嚇」的層次和「少做少錯」的效果,無法進一步處理台灣深層的政治、社會與教育問題。 

  在台灣社會一片鼓勵創新的聲浪中,這次的事件也正好給予我們清楚的教訓:剪貼與重組的創新,正好揭示道德的空洞和對社會去責的態度。而最關鍵的就是「轉型正義」在政治、社會和教育內容的缺席。加上不少學校、老師幾乎已經對教育放棄,只能以「積分」技術操練來換取家長信任的情況下,要在這次的事件中一次獲得改善幾乎不可能。

  行政與立法機構對轉型正義的推諉,無非認為此項政治工程無施政的急迫性。今天這個震撼國際的事件,恰好對執政者和社會大眾說明,對過去反省的闕如,以及究責的淺層化,不僅動搖國際對台灣民主和人權的信心,對內亦無法累積社群共善的基礎。將導致社會溝通失去共識,衝突解決朝權力砝碼傾斜。長久以往,台灣社會將面臨解體的威脅。政治若聽任權力指揮,國家也會成為以處罰鞏固的機制。

  在此,誠然希望政府與台灣社會,正視轉型正義對國家與社群永續的深刻意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