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沙龍】─「公民不服從」 系列(三): 「公民」與「不服從」之間的張力、政治與詩意 - 對台、港公民不服從的省思與展望

 

時間:2014年7月19日(星期六) 7:00 PM - 9:00 PM

場地:台灣教授協會 / 台北市中正區臨沂街25巷15號地下室

   (忠孝新生捷運站2號出口後直行,臨沂街25巷右轉)

主持人:張信堂(台灣教授協會秘書長)

與談人:林秀幸(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

        副教授兼系主任

    梁文韜(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系 教授)


策劃:左岸沙龍 | 主辦:台灣教授協會

 

活動免費,因座位有限,請提前入場。

  

「當學生用力踹開立法院大門時」(魏德聖導演語)如果成為一則寓言,這個寓言如何揭示了「公民」和「不服從」之間的張力、政治和詩意?
「公民不服從」一詞的魅力來自於他的反向修辭,理論上「公民」意味著納入一個政府和法律的體系,理應理性而守法;但是「不服從」卻意味著break the law. 前者著眼在制度,後者聯繫一個非常「個人」的「不馴」的展演,甚至帶著身體的介入。我們如何串連一個個人而日常的文化經驗與詩意和抽象的國家與法律層次的介入?這也是nationhood 和state永恆的張力所在,而台灣歷史經驗裡對「上國」和「軟骨症」的嫌惡更加深了這個張力的深度和強度。
反觀香港,中共新一波大一統藍圖的規劃正式開始落實,一個具有高度自主性政治實體的主要元素是一群團結對外的人民及一條清楚的邊界。中共從英國形式上併吞香港後,以鴨子划水一步步以大灑銀子方式籠絡基層港人,進而實質上併吞香港。
近年港人積極希望從中共取回中國人移居香港的審批權,但可能為時已晩,人口結構已大幅改變,完全聽命中共的梁振英之支持度最低仍有三成之譜。新界東北發展除了是要配合地產商牟取暴利外,主要是實現中共消滅港深邊界,正式併吞香港的深港融合規劃。
中共未來將會透過國民黨的政策配合如服貿及自經區大量輸出勞工,改變台灣人口結構。台灣的自經區正是為了開放特定區域予中共的資本及人事的進駐,並以另一套法律做為規範,形同台灣內的中國特區。自主逐漸喪失的過程中,台港人民似乎無法真正改變這個趨勢,未來也只能有更悲觀的理由,但同時我們只可以選擇更積極的反制。香港的和平佔平及台灣的反服貿與反自經區的公民不服從運動必須堅持,港台民眾的互挺亦能有助於未來的抗爭。

臉書活動訊息